12月20日至24日,由国家商报主办的2021第十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周在线上举行。

12月21日下午,分论坛之一的“2021中国企业低碳发展论坛”正式召开。本次分论坛由成都市生态环境局支持,以“新碳中和的现实与路径”为主题,汇聚政产学研各方智慧,探索绿色产业转型路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继文在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二氧化碳排放峰值不能简单靠“一刀切”实现,但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必须在高质量发展过程中实现,能源和产业技术与管理创新是区域和产业二氧化碳排放峰值的必由之路。

如何开好局,比实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更难。

最近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正确认识和把握二氧化碳排放峰值中的碳中和。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实现碳中和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要坚定不移推进,但不可能一蹴而就。

常继文表示,到2060年,我国可再生能源的消费比例将达到80%左右。目前,所有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合计占比不足25%,这意味着低碳发展仍有很大增长空间。“如果我国尽快形成低碳能源体系,实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和碳中和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和碳中和哪个更难实现?很多学者认为二氧化碳排放峰值更难,我认为起步更难。”常继文进一步表示,启动涉及能源结构调整。在传统能源为主的结构背景下,我国要不断提高清洁能源的比重,为了实现双碳目标,一些地区甚至采取了“一刀切”的措施。因此,如何开始一场好的比赛,比实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更加困难和重要。

《国家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日发布的气候变化绿皮书《2021年气候变化报告:二氧化碳排放峰值碳中和专辑》指出,我国大部分城市的绿色低碳发展水平得到实质性提升,低碳试点城市整体低碳水平明显高于非试点城市。

《绿皮书》全国调查显示,通过2020年对182个城市的系统评价,绿色低碳总得分在80分以上的城市有133个,没有得分不及格的城市。202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15年和2005年分别下降约18.8%和48.4%,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已进入低增长、低增量阶段。

建议建立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区域梯队。

常继文认为,2030年我国二氧化碳排放峰值的特征包括:富裕地区已达到峰值,少数地区即将达到峰值与相对落后地区的追赶峰值并存,处于峰值的地区人均GDP不一致,存在与经济社会发展脱钩的二氧化碳排放峰值,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即将脱钩至2030年,可通过生态保护补偿、区域帮扶、中央财政支持、进一步充分均衡发展等方式促进或调控。建议建立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区域梯队,实施目标政策分类指导。

常继文认为,不同行业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和产业结构不同,实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存在不平衡。高峰时间应该反映出一定的差异,甚至是明显的差异。二氧化碳排放峰值目标和路线图应该分开制定。

“不同地区的峰值数据(峰值)不同,碳排放适合产业特点和基础,人均碳排放和碳排放强度不一致,二氧化碳峰值排放的路径、方法和过程也可能不同。”常纪文指出,这一过程可能与各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基础和特点有关,一些能源领域和重化工领域会借助平台布局,在相对较高的位置达到顶峰。

在常继文看来,碳中和并不是在每个行业、每个地区都实施,而是地区之间、行业之间对碳排放和碳吸收的调整和平衡,体现在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碳中和,以及生产、生活、生态的碳中和。根据这些不同的情况,我们应该分别制定新能源开发利用和碳减排的目标和路线图。

同时,常纪文认为,在实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的过程中,要充分发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作用。“2030年之前,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并不是碳排放收费,碳排放总增量只有4亿吨左右。因此,在发挥强制减排机制作用的同时,要发挥市场交易机制的作用,将碳排放指标分配到经济效益好的地区。”

(来源:国家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