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21日上午10时,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媒体新闻发布厅召开全国法院执行领域突出问题集中整治、建立规章制度成效新闻发布会。会上还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完善行政权力制约机制加强行政监督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股权若干问题的规定》等一批涉及行政人员的信访案件,并回答了记者提问。

据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何东宁介绍,2019年至2021年11月,全国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3321.4万件,执行案件2963.2万件,执行金额5.39万亿元。同时,一些长期困扰实施工作的难点、痛点、堵点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实施困难在一些方面和领域依然存在,甚至更加突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发现,最高法院发布的两份关于执行的新文件中有许多新做法。比如财产以拍卖方式处置的,应当采用网上司法拍卖。拍卖财产为不动产,遗嘱执行人或者其他人无权占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负责退养,不得在公开信息中载明“不负责退养和交付”等信息。

针对股权执行评估难的问题,最高法院此次明确,在评估机构无法出具评估报告时,人民法院可以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和股权实际情况进行“无底价拍卖”,但起拍价应适当高于执行成本。

探索被执行人自行处分财产的机制。

发布会上,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相关领导也坦言,从全国第一批法院队伍教育整顿情况来看,高管违法违规案件数量较高,执行领域仍是廉政风险较高的地方。客观上,出现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行政监督不到位,行政权力制约机制不健全。

根据《关于进一步完善行政权力制约机制加强行政权力监督的意见》,全方位加强对行政权力的监督制约,把行政权力锁进“制度笼子”和“数据笼子”,筑起不敢腐、想腐的制度堤坝。

前述《意见》明确指出,要实现人民法院文书电子档案自动生成、关键节点自动提醒等智能化功能,实现四级法院对执行程序关键节点的可视化监督。明确要求财产处置参考价格由国家法院询价评估制度确定,彻底消除人为操纵评估的权力空间。同时,探索建立被执行人自行处分财产的机制,赋予被执行人在一定期限内自行处分财产的权利,减少其对评估价格和财产处置行为的异议。

在及时查封财产方面,最高法院还要求执行部门收到立案部门移送的案件材料后,必须在5个工作日内通过“全对全”“点对点”网络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的财产发起查询,查询范围应涵盖已启用查询功能的所有财产类型。

根据《意见》,“被执行人认为委托评估确定的参考价格过低,申请自行处置的,人民法院可以允许其通过网络平台自行公开拍卖,但拍卖金额可以控制;有一定交易标的的,经申请执行人同意或者债权数额能够满足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许其直接交易。自行处置的期限由人民法院根据实际财产情况、市场情况等因素确定,但最长不得超过90日”。

《意见》还对执行案件管理提出明确要求,全面推行“一案一账”管理模式。执行案件账户一经相关法律文书明确受理,执行人不得要求被执行人将案件转入指定账户以外的其他账户。同时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人民法院收送案件工作的通知》,规范了收送案件的节点和程序,从源头上彻底解决了资金混乱和积累的痼疾。

在“一案一账号”的要求中,最高法院也表示“历史执行案件的所有交易必须在2021年12月30日前进行甄别,之后不得有与执行案件不对应的不明款项。在清理的同时彻底解决资金混乱和慢性病问题”。

股权难以评估,但没有底价拍卖。

对于股权强制执行中存在的规则不明确、评估难等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股权若干问题的规定》。《条例》要求,股权被冻结的,裁定和协助执行通知书应当送达公司登记机关,公司登记机关应当在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予以公示,股权冻结在公示系统中公示后即发生法律效力。

至于评估难度,条例中有明确规定:一是人民法院可以从公司登记机关等部门获取相关材料,或者责令被执行人和公司提供。相关主体拒绝提供的,不仅可以强制提取,还可以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处罚。二是为确保评估机构准确评估公司价值,确定被执行人的股权价值,必要时,人民法院可以委托审计机构对公司进行审计。三是评估机构无法出具评估报告时,人民法院可以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和股权实际情况进行“无底价拍卖”,但起拍价应适当高于执行成本。这样,一方面可以对拒不配合执行的人进行有力的震慑,督促其配合人民法院的评估工作;另一方面也能有效促进股权的处置,依法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避免股权长期冻结造成司法和社会资源的浪费。

在防止股权价值被恶意减损方面,前述《条例》要求,股权被冻结的,人民法院可以向股权所在公司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公司在实施增资、减资、合并、分立等对股权价值有重大影响的行为前,向人民法院报告。有上述行为而不报告的,人民法院可以处罚。如果公司、董事或高级管理人员通过这些行为故意导致被冻结股权的价值被严重减损并逃避执行,申请执行人可以提起诉讼请求救济。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