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大学毕业的王浩,进入了一家股份制银行,成为了一名管培生。

和大多数股份公司的培训路径一样,新人王浩首先要经历一年的轮岗。他的轮岗部门是银行办公室。是后台部门,主要负责为前台市场部和中台产品部提供后勤保障。“我的工作主要是数表和整理文件,重复劳动太多了。”王浩抱怨道。

12月30日,多家银行发布公告,将进行年终决算,期间系统将无法进行正常交易。有媒体报道,部分银行也在当天左右召开了年终决算动员大会。年终决算是银行家必须完成的年终期间。

王浩的银行也不例外。“现在所有部门都在加班,但是前台的同事比如销售部最忙。我们一半的办公室都要加班,为年终决算提供包括物资补贴在内的支持。”他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应届毕业生王浩不在加班名单上。王浩松了一口气,不参加年终决算意味着可以过一个相对悠闲的元旦。

银行里的人把年终账目视为洪水猛兽。杨燕在一家大型国有银行的会计部门工作。她没有经历过年终决算完全靠纸笔的年代。参与银行年终决算时,银行核心系统在一定程度上简化了年终决算流程,计算机也在逐步完善。但是,大量的账户仍然需要手工结转。

“年底了,我们还要加班。当我们到家时,孩子们已经睡着了。每年都是。”杨燕说。

随着技术的快速发展,银行的决算制度和工作方法也在不断演变,年终决算的效率也在快速提高。从错过除夕,到赶上除夕末班车,再到从容迎接新年,银行家们忙碌的年终账目终将成为历史。

“年终决算完成后,放鞭炮”

所谓年终决算,就是根据银行留存的会计资料,核对过去一年的所有往来账户,包括现金和存放的会计凭证,都必须与事实相符,项目巨大。

对于银行来说,“平衡账户”(即结转会计账户的余额)是一项复杂而又环环相扣的重大工程。从下到上,银行网点的“平账”是分支机构“平账”的基础,分支机构“平账”是分支机构的基础,以此类推,然后将信息统一收集到总行。只有总行确认无误,年终决算才会结束。

在科技还不发达的年代,年终决算是极其劳动密集型的。高美在上世纪80年代末加入一家国有银行,30多年来一直是一名“老银行家”。她目前在银行担任运营职位。

具体来说,银行根据业务分为储蓄终端和记账终端。储蓄终端通常主要负责现金业务,包括公司的个人存款和小额现金业务。会计端主要负责非现金业务,包括公司转账等。换句话说,“平账”需要平衡两端的业务核算账户。

“过去,年终决算是银行家的除夕。”高美告诉记者,“要反复确认,一般要做三轮平账。当最后一轮结束时,已经快凌晨两点了。完工后放鞭炮,真的让人印象深刻。”

33岁的陈婷是一家股份公司的运营过程监控岗。这是她参与的第六个年终决算。她在电脑陪护下参与年终决算,从不加班到天黑。所谓计算机计算,就是银行的核心系统可以在一年内自动存储所有往来账户信息,年底自动“平衡账户”,完成大部分年终决算。

她也“没有一个完整的元旦”。作为流程监控岗,每年的第一天,陈婷都会去银行导出结转前后的报表,转发给科技部。科技部门收集各分公司的报表,然后统一生成年终决算报告。

为了不影响一号交易系统的正常使用,所有这些流程都需要在早上6点前完成,这意味着陈婷经常要在凌晨4点去银行待命,“12月31日晚上,即使不用加班到深夜,也不会早睡。毕竟你要过除夕。”陈婷笑了。

银行里的除夕。

银行的年终账目已经简单多了。

高美说,现在没有必要加班做年终决算。只是在少数情况下,如客户突然有决算需求或跨行清算,需要加班,但通常在晚上12点前结束。

仍然有一些银行家选择坚持,但与过去不同,他们坚持的原因不是年终决算的复杂工作,而是领导的红包。

这个传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得而知,但领导给还在零点坚守岗位的员工发红包,从银行网点到总行部门都是惯例。红包有大有小,但“更多的是一种感觉”,杨燕笑着说。

让年终决算变得简单的是银行决算经验的积累和科技的进步。

在优化年终决算工作方案方面,各家银行做法不同,但共同点之一就是提前谋划,即规范年终决算。

12月31日之前,所有网点都已经开始筹备工作。

一家大型国有银行省级分行会计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该行已经开始对下属网点和支行进行检查。一般规模的网点由分行运营部负责,规模较大的分行由分行负责人亲自查数据库。“每年决算结束,主管行长都会亲自去现场,并且至少检查一次现金和凭证。”上面的人说。

除了这个国家的国有银行之外,一家股份制银行已经在12月初开始了年终决算的准备工作。从12月初开始,该分行每周对分行所有账户进行试账,试账当天对账户中的错漏进行更正,并立即结转。年终决算当天,总行和分行的工作量大大减少。

技术进步是减少年终决算工作量的最大贡献者。

杨燕表示,在电脑的加持下,“平账”已经全面数字化。以某客户为例,该客户的账户金额等所有信息都记录在银行系统中,可以在决算当天按照预设的会计准则自动结转,既节省了大量人力,又减少了差错和遗漏的发生。

需要人工干预的部分只是一些不适用GAAP的特殊情况,比以前容易多了。

年终决算的速度远不止如此。根据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数据,2020年中国银行业机构IT投资总额为2078亿元,同比增长20%,规模空前。在银行业总营收占比中,银行科技投入占比已超过2%和近3%,部分银行占比已超过4%。其中,大部分科技资金投资于R&D和核心系统升级。

(王皓、高美、陈婷、杨艳均为化名)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