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经济形势专家和企业家座谈会(以下简称座谈会)。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作为专家受邀出席并发言。近日,证券时报记者专访管涛,围绕当前经济运行面临的挑战,二季度稳增长政策应如何适时建言献策。

管涛说,参加总理座谈会,感触很深。无论是关于宏观层面还是微观层面的问题,总理都从不同渠道掌握了很多信息,他掌握了市场关注的一些关键问题。面对当前经济运行面临的较大不确定性和挑战,特别是微观层面的一些具体问题和困难,有关部门已经在制定应对措施,如座谈会后新闻稿中提到的“确保主要交通干线、港口等骨干网络有序运行”、“农时做好春耕工作,确保农资供应和价格”等。二季度宏观政策要主动作为,应对突发事件要攻坚克难,要在前沿发力,要在合适的时机发力。

内外因素的压力使经济运行面临更大的挑战。

证券时报:座谈会对当前经济形势做出判断,认为“当前国际国内环境中一些意外因素超出预期,经济运行面临较大不确定性和挑战”。您认为当前中国经济运行面临的突出挑战有哪些?

管涛:当前,中国经济运行面临的挑战既有外部的,也有内部的。对内,近期疫情在多地蔓延,波及范围广,对制造业服务、内需和外需造成不同程度的冲击,供应链和物流受阻,影响了投资者和消费者的信心。

从外部来看,今年地缘政治冲突的加剧将削弱全球经济复苏的势头。世界银行最新报告指出,俄乌冲突和对俄制裁的影响正在扰乱大宗商品供应,加剧金融压力,抑制全球增长;世界银行将东亚和太平洋地区今年的增长预期下调至5%,比去年10月的预测低0.4个百分点;如果全球形势恶化,各国政策疲软,增长可能放缓至4%。

地缘政治冲突进一步削弱全球经济复苏的势头,不断推高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这可能使中国的贸易顺差更快收窄。根据测算,按照今年一季度全球原油均价103美元/桶计算,假设原油进口量与去年同期持平,将比去年多花费1300亿美元。

证券:座谈会提出“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主要是稳定就业和物价”。随着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上涨,如何看待今年中国的通胀压力?

管涛:去年机构预测今年通胀水平时,普遍认为中国面临的通胀压力会相对温和,预计PPI会见顶回落,CPI会小幅回升。但今年由于国际国内环境的一些意外因素,中国可能面临一定的外部通胀压力,以及供应链、物流受阻等供给压力导致的内部物价上涨。因此,实现物价基本稳定也是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主要目标之一。

中国仍有降低RRR和降息的空间。

证券时报:鉴于当前经济运行面临的较大挑战,您认为二季度货币政策应如何助力稳增长?

管涛:今年一季度,国内经济复苏在很多地方遭遇疫情蔓延,这意味着从二季度开始,宏观政策要加大对经济平稳增长的支持力度。座谈会上还提出“应对突发事件要主动攻坚”、“政策要超前,适时加强,研究新的方案”。

货币政策方面,疫情对实体经济不同部门的影响是不对称的,需要结构性货币政策的精准滴灌。同时,稳健的货币政策在没有总量工具的情况下,无法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下一阶段,应适时出台RRR降息等总量政策。虽然美联储正在加快收紧货币政策,中国跨境资本流动和人民币汇率走势也有一些变化,但仍基本稳定,处于正常可控范围内,这也为中国货币政策环境的进一步放松创造了条件。

从RRR降息的具体选择来看,两者都可以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但降息的效果更直接,RRR降息的传导链条会更长。我国RRR降息仍有空间,两种工具可以交替使用或叠加使用。

证券时报:随着美联储加息和缩表的加速,中美利差迅速收窄。如何看待美联储今年货币政策收紧的步伐以及对中国货币政策的影响?

管涛:不可否认,中国与欧美发达经济体的宏观政策周期存在明显差异,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与欧美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复苏存在明显差异。以美国为例,美联储之所以加快加息缩表的步伐,很大程度上是想抑制高通胀,而不是经济增长有多强劲。目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要应对的高通胀局面比20世纪70年代时任美联储主席沃尔克面临的更具挑战性,因为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目标变得更加多元化,既要保持物价稳定,又要确保充分就业,还要保持金融体系的稳定。目前美国高通胀的矛盾突出,需要加快加息缩表的步伐。但不排除在近期,出于稳定经济复苏动能或维护金融稳定的需要,美国会调整货币政策。另一方面,中国目前的通胀压力相对较小,处于可控范围,货币政策空间较大。

证券:对于下一步帮助经济稳定增长的财政政策,您有什么建议?

管涛:与货币政策相比,在市场预期减弱、民间投资和消费意愿低迷的背景下,财政政策能发挥更有效的作用。结构性财政政策可以针对经济痛点和堵点;同时,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带动政府投资和杠杆,促进经济复苏,可以提高民间投资和消费的意愿。

今年以来,财政政策积极为许多地方加快建设的许多重大项目保驾护航,力度很大。一季度地方新增专项债券发行规模占全年新增限额的35.56%。在稳增长的大背景下,预计二季度专项债券发行的快节奏仍将持续,基建投资将成为拉动经济稳增长的重要抓手。

此外,为应对疫情对民生的不利影响,建议财政政策对困难市场主体进行适当的财政补偿,如部分行业的中小企业、部分家庭个人等。,以减轻他们因疫情带来的现金流压力,努力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